埃因霍温:“世界上最智慧的园区”如何诞生
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juepan.cn/,英超沃特福德

因飞利浦而诞生的荷兰第五大城市埃因霍温,便是这样的例子。虽然飞利浦总部在2001年搬出埃因霍温,但这座城市仍满是飞利浦的痕迹。当年的飞利浦高科技园区,即如今的埃因霍温高科技园区,已成为“世界上最智慧的园区”。

飞利浦对埃因霍温的宝贵馈赠不仅体现在硬件上,如今这座城市设计产业的快速发展,也得益于飞利浦的精神气质。

埃因霍温面积88.85平方公里,人口22万,位于荷兰东南部。1891年,埃因霍温还是个小镇,飞利浦创始人决定在此建立工厂生产灯泡,埃因霍温则为这家企业提供了土地和大量劳动力。随着飞利浦壮大,创始人考虑建造一座城市,而不只是一个工厂。飞利浦建造了大量住宅、公园、商业和娱乐设施,埃因霍温慢慢变成一座拥有现代工业的城市。

把埃因霍温称作飞利浦之城,并不为过。埃因霍温很多标志性建筑都是飞利浦企业留下的,现在市中心还有飞利浦博物馆。大多数埃因霍温居民都有亲朋好友在飞利浦,很多家庭好几代人都为飞利浦工作。

一直以来,荷兰的发展重点都是西南部的兰斯塔德(randstad)大都市区域。埃因霍温在荷兰的地位,在构成兰斯塔德大都市区域的四座城市(阿姆斯特丹、鹿特丹、海牙和乌德勒支)之后。随着阿姆斯特丹机场发展,阿姆斯特丹逐渐发展成世界级经济中心,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国际企业,包括飞利浦的企业总部。

埃因霍温一度为飞利浦企业总部离去而伤心。但有学者指出,从更大的区域看,埃因霍温位于兰斯塔德大都市区、德国鲁尔区和比利时安特卫普经济区的中心,发展潜力很强。

上世纪90年代末,飞利浦决心改造旧园区。飞利浦意识到,在未来的知识经济中,需要开放性创新,需要促进不同领域、不同背景的人才之间的交流,才能研发出更具创新的产品。飞利浦对园区的期待是:吸引全世界的顶级人才来这个园区工作,创造一种开放的创新型工作环境。

于是,飞利浦的高科技园区(Philips High Tech Campus)诞生了,荷兰的inbo公司和JHK建筑事务所及Juurlink[+]Geluk景观建筑事务所一起完成了规划设计。设计主要围绕“开放式创新”和“创造交流的空间”,并将建筑融入优美的景观中。埃因霍温高科技园区,即曾经的飞利浦高科技园区。图片版权系inbo公司所有

园区内部是步行空间。车辆停放在南北两侧的停车楼。人们到办公室上班,会穿过优美的景观带。午饭时,人们可在园区湖边散步,看湖里自由游动的天鹅。附近居民也来此休闲。冬天湖面结冰,可举办滑冰比赛。建筑多运用透明的玻璃,创造通透的空间,建筑风格透着简约凝练的科技感。所有新建筑的高度不能超过树,以保证园区受自然景观主导。园区内还有绿盒子一样的停车楼,也让建筑成为自然的一部分。

建筑内部创造了很多交流和碰面的空间:开放的中庭可以成为灵活的工作空间;把电梯建到角落里,鼓励人们走楼梯,在上下楼梯的过程中,能和同事不期而遇,也看到其他同事在做什么。笔者听说过一个极端的例子,在埃因霍温一个新近改造的创意办公楼里,楼梯窄到无法让两个人同时通过,两人相遇时,必须友好地打个招呼,侧身让对方通过。

交流街是园区规划中最突出的特色,规划者将园区所有公共服务设施都集中到这条街上,如餐馆、超市、会议中心等。设计师非常强硬地要求,不能在办公楼里设置公共服务设施,一定要迫使人们使用交流街,创造更多人与人面对面交流的机会。

每天午饭时,这条交流街非常热闹,湖边到处是散步的人,生气盎然。看到这样的景象,不难想象为何全荷兰近一半的创新技术知识专利会来自这个园区。这个园区也使埃因霍温被称为智慧港(brainport)。

起初,飞利浦希望在企业内部创造良好的交流氛围。但2002年起,飞利浦将其更名为埃因霍温高科技园区,吸引不同企业入驻,也向一些中小型高科技创业公司提供研发设施。这一措施把飞利浦带到了新的发展高度,通过接触此前未知的高端科技,飞利浦得以制造出更先进的产品。飞利浦不再希望将所有优秀人才据为己有,而是用开放的态度接受更多新知识。

2012年,飞利浦将埃因霍温高科技园区出售给一个运营开发商,这笔交易成为荷兰当年的年度最大交易。飞利浦从中获得巨额利润。2013年,福布斯杂志将埃因霍温高科技园区评为世界上最智慧的园区,因该地区每平方公里的人均知识专利数居世界第一,远超位于第二的硅谷。

自此,埃因霍温高科技园区迈入了一个新的发展阶段。运营商对入驻园区的企业有严格要求,最重要的就是“要为园区的发展做出贡献”。这里的租金高过市中心的园区,却有很多企业排队。因为,企业进入埃因霍温高科技园区,不仅意味着将拥有现代的办公空间和便利的服务设施,还意味着进入了成熟的商务生态系统,可与全世界最优秀的企业和人才相互交流,拥有更多的商机与发展空间。

近年来,埃因霍温高科技园区知名度不断提升,吸引了世界各地的人才。如今,来自60个国家的8500多名高端人才,在这个园区中工作。埃因霍温理工大学。这所国际著名的研究型高校曾为飞利浦培养了大量科研人才,如今它也为这座城市提供着优秀的设计师。

埃因霍温保留着村落结构。曾经的埃因霍温小镇被内环路围起,成为市中心,通过放射形道路,连接周边5个村子。村子之间有三块楔形绿地,从城市边缘一直延伸到市中心,构成城市的主要绿地系统,以防止城市扩张。无论住在城市何处,人们都能方便地到达绿地。

埃因霍温北边的楔形绿地曾是飞利浦创始人的私人公园。后来,里面建起了不同运动俱乐部的训练场地。这片绿地中还有一个苹果园,过去,其出产的苹果供飞利浦员工享用,目前是教育基地,孩子们在此学习苹果生长的过程。

这个公园如森林一般,除了自行车道,没有其他人工设计,枯枝和木头堆在周边,成为小动物的藏身处,有时木头会被搭成简单的形状,供孩子玩耍。汽车被限制在外围,公园内部完全是自行车和步行的活动空间。

森林般的绿地吸引了大量国际人才来此居住。北边绿地附近,有一个非常受欢迎的国际学校。未来埃因霍温还会建更多国际学校,以满足日益增长的国际人才的需求。

埃因霍温的城市建设,也经历着一些改变。近些年,为提高生活空间品质,政府采取了一些积极措施:

1)为道路降级。埃因霍温是座新城,过去很多道路顺应汽车需求建造。现在,一些双车道被降级为单车道,节约的空间用来拓宽自行车道,加入更多绿地。虽然高峰时有些堵塞,但改善了慢速交通的环境,鼓励人们多走路,多骑自行车。

2)很多失去了原有功能的教堂,被改造成社区中心。教堂中心被加入新的建筑结构,重新利用。居民在此享受社区服务,交换二手用品和书籍,老人和孩子也把自制手工艺品放在这里出售。某种程度上,教堂延续着促进人们交流沟通的功能,提供了新的信仰。

3)居民参与更普遍。在一些街区,居民可选择自己喜欢的建筑样式。有的新区改造项目,邀请居民直接参与。比如有一个项目,邀请青少年参加规划设计,为自己未来的生活环境提出大胆的想法。

4)恢复古老的道路。埃因霍温在发展成城市前,以古老且曲折蜿蜒的道路与周边5个村子相连接。在城市建设中,这些小路被笔直的道路取代。现在,政府又在恢复这些道路,因为其两旁通常有古老的建筑和树木,有非常优美的慢交通环境。总之,埃因霍温正努力为市民创造更宜居的生活环境。

近年来,荷兰设计成为荷兰的大品牌。埃因霍温理工大学的建筑学院,为荷兰培养了大量优秀设计师。埃因霍温设计学院涉及各类设计领域,更是吸引了很多人才。埃因霍温每年都举办一次荷兰设计周活动,规模越来越大,受到设计业界瞩目。

随着飞利浦从生产转向创新和研发,曾经的生产性工厂用处不再,于是,埃因霍温出现了大批城市更新的工业区改造项目。最有名的项目是Strijp S,旧工厂和办公楼被改造为创意设计产业新区,包括设计工作室、公寓、商业休闲等设施。

Strijp S已成为新的城市中心,具备独特个性的设计吸引了大批设计师,这些设计师又带来更多创意。据说,现在只有非常有名的设计师才能租到这里的工作室,因为太抢手了。

一个工作日的晚上,笔者和朋友穿过市中心到此吃饭,一路上没见很多人,一直走到Strijp S附近,才发现成群结队的人。其中有很多在这里工作生活的人,也有很多慕名而来的游客。我们的目的地餐馆里也挤满了人,据说这是埃因霍温最受欢迎的餐馆之一。餐馆的独特之处是:没有菜单,服务员会过来一一介绍,再把食客点的菜记在本子上。因为人很多,服务员要大声喊出菜名,食客商量后,大声喊出想吃的菜名,点菜的交流过程让人觉得兴奋,也许这是一个提高食欲的好方法。

与Strijp S相仿的工业区改造项目,在埃因霍温越来越多。创意和设计成为改造项目的主要产业类型。这些项目不只提供新的办公空间,更注重提供居住、休闲和商业空间,试图创造高品质的社区环境。

在欧洲经济危机背景下,荷兰其他城市,办公楼往往有着高空置率,而埃因霍温却处于发展时期,吸引了大量设计和创意人才。Strijp S中有许多适宜聚会的空间。图片系作者所摄

他的工作室改造自飞利浦的旧工厂,他利用旧木头重新制作家具和其他设计产品。旧工厂的氛围,完美契合了他的设计理念,这里的设计都用传统工艺手工完成,自由开放的工作环境受到很多年轻人的青睐,工作间里都是充满活力的年轻人。除了工作室,他还开了一家餐馆、一个展览馆、一个设计商店和一个活动空间。Piet Hein Eek的工厂已成为埃因霍温一个新的旅游景点。他还在附近的高架桥下设计了一间小屋子,居民可租用这间全用旧木料建造的屋子举行活动,这里曾是危险的偏僻地区,但自从这个小屋子建起来后,这里变得热闹了,也安全了很多。

Piet Hein Eek说,现在的埃因霍温已成为世界级的创意硅谷,它能在荷兰经济萧条时期保持发展,主要因为拥有“自己动手,丰衣足食”的传统,并受益于这里的科技和制造产业传统。

Piet Hein Eek犀利地指出了埃因霍温最大的财富:极具潜力的空间、知识和技术,以及生产制造的传统。这些财富某种程度上也是飞利浦带来的。飞利浦从传统的工厂生产转型成研发创造,而设计行业也在摆脱简单的单纯审美原则:一方面需要结合更多科技知识,另一方面也需要借鉴传统手工业,同时,设计师还要成为企业家,了解市场需求,创造设计品牌。笔者相信,未来的埃因霍温会为荷兰创造出更多的世界级设计品牌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